当前位置:主页 > 个人专栏 > 郝玲 >

西南财经大学志愿者探访黎锦 调研商业化下的非

时间:2018-07-08 13:4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中国青年网海口9月5日电 (通讯员 解紫彤)近年来,传统文化、工艺的传承受到人们广泛关注,多种文化遗产的失传令人慨叹。为改变这一局面,我国出现了形式多样的非遗保护措施,

  中国青年网海口9月5日电(通讯员 解紫彤)近年来,传统文化、工艺的传承受到人们广泛关注,多种文化遗产的失传令人慨叹。为改变这一局面,我国出现了形式多样的非遗保护措施,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方式就是商业化。然而,对于非遗的商业化、产业化影响,学界各执一词,有的人认为“这种做法可以使传承人从市场中获得效益,无形中刺激了他们传承非遗的积极性,于是,在国家没投入资金支持的情况下,实现了非遗的永续传承”。而有的声音说“文化遗产一旦被产业化,就难免被按照商业规律解构和重组,对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任意篡改,其结果只会是热闹一时,贻害无穷”。

  鉴于这一情况,西南财经大学汇丰人在海南实践队,前往海南省三亚市、保亭县、海口市以及东方市进行实地考察、深度访问、问卷发放,从社会各界获得有价值的信息和资料,力图以黎锦为例探究非遗商业化、产业化的可行性。

  不拘泥于传统黎锦,开发各式周边产品

  

锦绣织贝公司的各种黎锦产品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解紫彤 摄

  第一站,实践队来到锦绣织贝实业公司,参观了该公司在省图书馆的展厅,并有幸采访到营销总监耿宏田先生。锦绣织贝是海南最早也是最大的一家集黎族织锦传承、挖掘、研发、保护和制作为一体的专业公司,在传统黎锦的基础上,又开发研制出黎锦作品十二大类一百多个品种,将一些黎锦的元素运用到日常用品上,例如印着“人纹”的T恤。但是真正的黎锦纺织技术并没有运用其中,传统的黎锦被裱在镜框中,这种形式确实迎合了人们的需求,也避免了产量低、价格高、实用性差的问题,但这究竟还算不算黎锦,这种传承有没有意义,种种疑问和忧虑浮现在队员们心头。

  高端定制,走向世界

  第二站,实践队参观了东方市黎锦技艺传承馆,见到了传承人符林早女士,了解到黎锦本是黎族妇女代代相传的技艺,是每个黎族女人必修的功课。但现在有更轻薄舒适的衣服,她们只在重要节日才穿黎锦,因为织锦太辛苦,很多年轻人都不愿再学了。

  当天下午,实践队拜访了传承馆王秀蓉馆长,她一身靛色布衣,一席褐色长裙,优雅飘逸,然而这竟是由黎锦制作而成。与队员们之前所认识的质地粗糙、僵硬的黎锦不同,王馆长拿出了最新实用性较强的黎锦作品——围巾、衣服和桌旗,柔软、透气、轻薄,令人惊艳,它们有着类似于现在棉麻制品的古朴优雅,但又更有质感,能织出独特的图案。王馆长还向队员们介绍了黎锦的天然染色,运用植物染出来的锦具有草药的清香,还有解毒功效,不需要频繁清洗,也不用化学洗涤剂,是在崇尚回归自然的当今社会的一大卖点。

  

王馆长为队员们倒上一杯绿茶,然后娓娓道来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解紫彤 摄

  由于黎锦为纯手工制作,一条围巾便会耗去织娘一个月的时间,完全传统的黎锦价格高昂,适合走高端定制的路线。但就目前状况来看,黎锦的产业链并不完整,上游缺乏原料,中游缺乏设计改良,下游缺乏门店、渠道,曝光度不够。为了将黎锦从镜框里解救出来,王馆长一点点摸索黎锦的特性,一步步尝试改进黎锦,她希望有更多的人才加入进来,将这神秘古老的大自然瑰宝推上世界舞台!

  熙熙攘攘,匆匆忙忙

  第三站,实践队来到有“海南民族文化活化石”之称的槟榔谷黎苗文化旅游区,在这里终于见到了黎锦销售点,从不过百的饰品到几千块的围巾,各式各样多达百余种,旅游团一波一波的过去,熙熙攘攘的大厅里,有人驻足挑选,有人不屑一顾。队员们在这里发放问卷并随机采访,大家面对镜头还是有些害羞,绝大多数人认为黎锦值得传承,并且支持黎锦商业化,但尽管已观看过黎锦纺织过程,随行导游也进行了讲解,大部分游客都是走马观花,依然没有深入的了解。当问到价格,他们也都表示也就百来块都可以接受,他们说的应该是黎锦周边产品,并不是纯粹的黎锦,一条纯天然纯手工的黎锦围巾就需要2000元左右。

  

位于槟榔谷内的黎锦售卖区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解紫彤 摄

  这是实践队几日以来见到的唯一一个销售门店,锦绣织贝公司只进行网络销售,传承馆和展馆也只展览不销售。想在紧张的旅游途中让大家真正理解黎锦是不现实的,他们没有心情欣赏,也没有时间品味。在前几日的展馆参观中,展馆的工作人员或本身并不甚了解或普通话不过关,没有讲解员主动向队员们进行系统生动的讲解,黎锦仿佛一个害羞的异族少女,人们只能远远观赏,却无法与她交流。

  黎锦的明天在她明亮的眼眸里

  最后一站,实践队来到三亚市群众艺术馆拜访传承人黄丽琼女士,队员们意外地“捕捉”到一位8岁的小小织女,她学习黎锦时间并不长,但是已经表现出过人的天赋和热情,被传承人黄丽琼女士“钦点”为下一代传承人,小阿妹说她想在黎锦上织小兔子的图案,她的梦想是织出大家都喜欢的黎锦。小阿妹的热情说明年轻人没有忘本,也证明了黎锦依然具有其独特的魅力。黄女士说政府给了很多补贴,对传承人也有严格的要求,她们需要经常下乡开课,她自己已经教过许多学生。当被问及对于黎锦保护的未来有什么期望时,传承人提到了一直以来困扰她的织物染料问题,她希望政府可以将东方市的染料种植基地在其它地区也建设起来,让植物染色回归到黎锦的制作中来,以此替代现阶段的化工染料,让黎锦传承更加完整、纯粹。

  

实践队与传承人、未来传承人的合影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解紫彤 摄

  实践队在海南辗转四个城市,每天都很晚才能到达公寓,连续的奔波使队员们疲惫不堪,但是几天的收获使他们心满意足。黎锦的传承现状逐渐清晰起来,商业化、产业化的合理性得到证实,商业化使之传承,产业化促其发展。在社会分工细化的今天,很多黎族年轻人不愿织锦也无可厚非,商业化是必然趋势,目前来看黎锦已初步完成商业化,它不再仅仅是黎族人自给自足的服饰,已经成为一种旅游文化商品。作为商品,人们自然想要物美价廉,但鱼和熊掌岂能得兼,黎锦的商品化主要分为两条道路,一条是“物美”,走高端定制路线,一条是“价廉”,走周边产品路线。目前存在的问题是,大众对于黎锦认识不足,市场不成熟,产业链不完整,以后的工作重心应该是增加黎锦曝光度,规范市场环境,完善产业链条。

  传闻黄道婆正是从黎族先民这里学会了纺织黎锦的技术,把纺织黎锦的工具和技艺稍加改进,授于松江一带,掀起了持续数百年的“棉花革命”。千年后,纺织的始祖却面临着被时代淘汰的危险,而当古老文化与现代市场相结合,黎锦定会再次迸发出夺目光彩!